一分11选5

关于我的父亲参加援鄂医疗队的一些事
2020-03-31 00:30:20 作者 / 高二6班 刘睿韬 来源 / 学生发展中心



2月17日 上海天气晴朗 无风



在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周一早晨,我的四肢百骸还沉浸在延长假期的慵懒中,透进房间的阳光让我觉得疫情之下的日子似乎也平静无比。

 

母亲匆忙赶回家带回的消息打破了我美好的幻想。

 

父亲早上突然通知母亲,第二天将作为上海市第八批援鄂医疗队的副领队前往武汉。

 

脑子里的所有想法瞬间被自己臆想中的恐惧所取代,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的条件艰苦历历在目。虽然习惯了父母作为医疗工作者在春节期间无数次往返于医院,可是我从未想过,父亲会赶赴武汉一线。

 

平时父亲也时常出差,平常回家也常是深夜,一家人唯一能一同吃一顿饭的时间也只有周末,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父亲在我生活中频繁的缺席,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父亲深沉无言的爱的方式,但是父亲去武汉的消息却还是拨动了我的每一根神经,如果能够选择的话,谁又不会选择父亲绝对的安全,谁又不会想拥有父亲在生活中的陪伴呢?!

 

父亲当日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他的眼睛眼睛无力的耷拉着,眼白已被红血丝占领,在我向他倾诉我这一天的所思所想时,他甚至只能用点头摇头来回答我密密麻麻的提问。休息才是最重要的吧,此时的我便停下了我的长篇大论,一家人在凌晨的沉默中互告晚安,享受出征前聚在一起一个夜晚。

001.jpg

FUQINCHUZHENGYISHI




2月19日 上海多云 微风



因为种种原因,上海第八批的援鄂医疗队推迟了一天出行,正式出发的日子便定在了今天。我和父亲迎来了正式的道别。

 

母亲和我前往机场送行,现场的白衣天使们早早地便在机场做起最后的准备工作。机场的医疗队队员们纷纷与家人告别的场景无比的感人,现场有很多家属都泪湿眼角。在此环境下,我不禁预测,低泪点的我一定会哭出声的吧…

 

在接踵而至的闪光灯和话筒结束了各自工作后,父亲和我简单地说了两句,他笑咪咪地对我说让我少打游戏多看书,等他回来一起享受上海春天的刀鱼馄饨。

 

没过多久,医疗队便正式出发了,看着一个又一个逆行者们的背影模糊在安检口,我原以为的内心的伤感却被一种振奋的心情所取代,进则救世,退则救民,能够利用自己的知识与技能拯救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这对自愿报名的他们来说也一定是十分幸福的吧…

 

 

YUANEDESUOYOUDUIYUANYIDINGDOUNENGKAIXUANGUILAI!

002.jpg

WOYUFUQINJICHANGDAOBIE




2月21日 上海多云  武汉天气晴朗



今天是父亲在武汉正式开展工作的第一天,上海第八批医疗队与新建成的雷神山医院进行全面对接接受工作部署。

 

我对父亲的具体工作内容还是一无所知,电视中的第一批医疗队进入隔离病房的画面还在脑海中徘徊。父亲现在是否穿上了防护服?他会不会在隔离病房着凉?武汉的食物会不会难以下咽?

 

图样图森破,父亲的工作内容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hhh

 

一天之中我都在等待父亲的联系,向我们讲述他一天的工作,直到晚上11点,母亲和我才等到了他有时间和我们视频。虽强行提振精神,可是父亲看上去还是疲惫不堪。

 

父亲是医疗队的领队,所以更多时候做的是管理部署工作,当然也需要穿着隔离服进入隔离病房,但是会做好全面防护。听到这里,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最担心的安全问题似乎一下子有了很大的提升。

 

第八批医疗队与雷神山的负责人员开会明确了雷神山医院“应收尽收”的原则,初步决定于两天后开始接受患者。而在这两天时间内,接受患者在即,对队员的心理建设工作就尤为的重要了。除了病房的布置,医务流程,院感防控的准备工作之外,对可预计到的医务人员的心理压力,心理健康维护等工作都成了父亲的工作内容。短短一天,在医疗队员们的齐心协力下,所有的病房与隔离区域均布置到可以接收患者的水平。

 

母亲和父亲的一通视频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而我就在其中参与了一刻钟左右。在平日的生活中与父亲面对面的具体交流也不是很多,一下子与他视频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来奇怪,和父亲的交流似乎一直是我没有掌握的必修课。从小到大,每天与父亲有限的见面时间中与父亲好好交流的机会少之又少,有时和父亲说上两句后也会无法继续话题,尴尬收场。在父亲去武汉的日子里,希望每天和他视频的过程中能帮助我掌握这门困难的科目吧!!!

003.jpg

雷神山医院内部





2月23日  上海天气晴朗  武汉阴 多云



今天是雷神山医院上海医疗队正式开始收治病人的第一天,相信一定是一个忙碌的周日吧。在与父亲半夜的连线时了解到,今天一共收治病患42人,其中有一位77岁烦躁的患者患有尿毒症,医疗队在想办法置办血透病床。同时有院感专员对进仓医护人员逐一把关,防控完全ok,感染在大家不懈的努力下必将化为乌有。

 

在如此大的精神压力环境下,所有人应该都异常紧张吧,在我询问父亲他们如何缓解压力时,他向我提出了他们精神心理科医生所建立的巴林特小组的概念。这个小组类似于每次学校大型活动后,老师主持展开的座谈会hhh,通过医疗队员们的相互鼓励,互相吐槽,疏解心情,在医疗队中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

 

同时他们每日都进行心情指数检测,1为极度悲观,10为喜出望外。我一开始森破地以为只是队员们随便根据心情给出数字,然后进行统计所得。父亲先表达了对我迷惑发言的否定,随后向我解释了心情指数是每日根据设计的问卷所得,目前稳定在7-8左右。医疗队的各位第一天营业,热情高涨,同时表达了不安感的消除。穿上隔离服进仓并不是什么很恐怖的事情,注意防护,病人和平时所接触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值得一提的是,父亲提到了工作餐非常难吃。父亲并不是一个挑剔的人,平时的三餐也没有什么要求,可是他居然发出了饭菜难吃的感慨,看来工作餐确实条件有些差强人意。希望我在他行李中打包的绿豆糕可以唤起他的食欲吧……加油!我亲爱的父亲!


<section st